言华

剑三、阴阳师、FGO国服
文野、漫威、DC
文男与炼金术师

目录、微博可戳下方链接
推荐使用目录STK
【目录里经常黑历史】
【STK时小心被黑历史伤害】
【等等根本没人要STK你好吗】

【文野/双黑】笼

汐蔷:

#给 @言华 的生贺,认识亲爱的九年啦!生日快乐么么哒!


#双黑,原作向,不是cp!关于双黑的事包括写的见面全是私设,人物属于朝雾,ooc是我的锅


以下正文。






少年时代,播种于心田之中的根,是不会轻易折断的。


但关在一个笼子里的鸟儿,也不会向着同一个方向飞翔。




【文豪野犬/双黑】《笼》


文/汐蔷




横滨的风一如既往地喧嚣着。


出差回来的中原中也从飞机上下来,上了接送的专车。他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,同时听着下属对于组织近况的汇报。


忽然听到了什么消息,中原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,打断了下属的话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
前排的下属恭敬地重复了一遍:“……入侵横滨的mimic组织已经被消灭,武斗派的芥川尚在追击余党。只是您的搭档,太宰大人在决战日从总部离开后、至今已消失两周。”


中原中也微微挑眉,直觉有什么不对。虽然太宰治这人很让人讨厌,但能成为搭档,意味着他们对彼此的了解都足够深。就像一个棋手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棋局一样,他知道太宰这个家伙,也没有在计划还未收网的时候就撂担子的习惯。


他暗自“啧”了一声,对开车的下属命令道:“回总部……路过甜品店停一下。”


黑色的轿车转向,在平直的路面上绝尘而去。




这么多年的合作,足够中原对太宰的作死能力有充分的认知。


开个门就能看见他吊在房梁上啦,任务结束回程途中忽然跳河啦,更别说两人完全信任之前没少相互使绊子下黑手……反正那条青花鱼身上就没哪天是没有绷带的。


——希望出差后难得的假期,不会被这糟心的搭档弄出什么幺蛾子,连累得他又要加班。


坐在车上,重新闭上眼睛,中原中也有些头疼地这么想着。


他还记得少年时的某天结束了例行训练,红叶大姐忽然和他说:“中也,你要有搭档了。”


搭档,在港口黑手党中是一个很特殊的词。不同于集体行动的小队,搭档往往是两人一组,人选更是组织中的精英,用于应对难度更高的任务。搭档彼此之间需要全部的信任,相互交付后背和性命,荣辱与共。如果其中一人背叛,对另一人而言,几乎注定只剩下“死亡”这一个结果。


“大姐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他当时问。


美艳的和服女子笑了一下,没有回答,反而说:“那个孩子的异能,是让触碰到的异能无效化。”


少年中也眨了眨眼,湛蓝的眸子忽然亮了。


——如果“污浊”没有死亡的限制……


年长的教导者温和地问:“中也想去看看吗?”


于是他见到了自己的搭档,那个跟在森先生身边的孩子。


见面那天,中原中也换了很正式的服装,戴着他心爱的礼帽。相比之下,对方的形象用“狼狈”二字都不足以形容——一手打着夹板吊在脖子上,另一只手拄着一根拐杖;一条腿悬空,小腿到脚尖密密地缠着绷带;视线上移,漆黑的发间露出的依然是惨白色的绷带,裹住了右眼,另一侧的脸颊上贴着一块纱布。


唯一暴露在外的左眼中,鸢色的眸子里透出浓重的死寂。


一瞬间,他以为自己看到的不是年纪相仿的同伴,而是一个病重将逝之人。


“中原中也,我的名字。”出于礼貌,他脱帽致意,率先介绍自己。接着,对面的家伙盯了他几秒,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我是太宰,太宰治。”


初次见面说不上愉快或是不愉快,但他们都知道对方不是简单的人物,这就够了。


毕竟,弱小的人,在港口黑手党中,是很难活下去的。


之后除了配合练习,他们并没有什么机会见面。等到一起执行任务时,饶是中原中也被红叶教导得待人有礼,也经不住太宰治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恶意嘲讽。渐渐地不知何时开始,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成了——任务效率有多高,争吵的频率也有多高。


几年后,森医生噬主,成为了新的首领。


随即,一夜之间毁灭敌对组织的战绩,让“双黑”之名响彻了横滨的暗世界。




车辆放慢了速度在路边停下,前排的下属提醒道:“中原先生,甜品店到了。”


下属的声音打断了中原的回忆,他应了一声,亲自下车挑了个蛋糕。在快要回到车上的一瞬间,中原停顿了一下,将打包好的蛋糕交给下属,让他们先回总部给爱丽丝小姐送去。


他感受到了一股如同芒刺在背的目光,虽然时间很短。但这里是横滨,能让他的危机感报警的人,还是很少的,况且这里又离港口黑手党的总部不远……


目送着车辆离开,中原转身向着甜品店斜对面的一条小巷子走去。




午后的阳光从湛蓝天空中落下,给深秋的时节添加了几分慵懒的暖意。


此时的小巷,却依然被两侧的高楼遮蔽在浓重的阴影之中。


——一如中原中也在巷子深处见到的人。


他的搭档站在阴影里,清秀的脸上没有笑容——不论是什么意味的——也意外地没有再用绷带裹住眼睛。身上不是前期执行任务时穿的黑风衣,也不是晋升干部后披的大衣,而是一件黑色的丧服。


中原看着对方的装束,收回了习惯性的嘲讽,慢慢地皱起了眉头:“你搞什么鬼?”


“呀……中也看不出来吗?”港口黑手党史上最年轻干部应了一声,脸上浮现了一个虚假的笑容,“我叛逃了哦。”


“是吗?”中原抬了抬眼,不为所动,“那你特地把位置暴露给我,是想被我抓回去吗?”


太宰治是港口黑手党监视术的创立者,没理由这么轻易就被自己发现。


“连原因都不问吗?”


“没什么好问的。既然你这么说了,就是事实吧。”


“哇——中也你这么相信我的话吗?真是恶心。”太宰的笑容落到了实处,却是恶意满满,“作为‘搭档’的我叛逃了,你回去也不好过吧。”


“那又怎样?既然不再是‘搭档’,”中原加重了语气,“我怎样都和你没有关系吧。”


他瞥了太宰一眼:“不要逼我动手。太宰,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
“看看你的反应,顺便告个别。”太宰笑着说,“如果你不开心的话,我就开心了。”


假话。他的搭档在心底嗤笑了一声。


“所以穿了这一身吗?”中原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忽然笑了,“那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。听了这个消息,我准备回去开瓶红酒庆祝一下。”


“太宰,港口黑手党的力量你是知道的。”话锋一转,中原压了压帽子,“就算挣脱了锁链,你也逃不出这个褪色的鸟笼。”


说完这句警告,不想再和前搭档浪费时间的中原中也转身准备离去,就听见背后那人轻飘飘地开口:“中也……别在我没看见的地方死了。”


“你才是吧。”港口黑手党的高层转身,留给叛逃者一个嚣张的笑容,“记得躲好了……下次见面,一定杀了你!”




巷子并不长,中原中也很快就离开了。被留下的人轻声笑了一下,脚步轻快地走出了巷子,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
有光的方向。




【END】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故事是两位的角色歌循环播放的印象的产物,不知道有没有能够写出势均力敌、针锋相对的感觉……打双黑tag略方呢(x


某种程度上,大概选了一个挺糟糕的切入点……想了很久宰会不会对中也说“织田作死了”,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删了……感觉这篇里面已经够欺负宰了_(:з」∠)_


这大概是一篇会被寿星打死的生贺……吧?(亲爱的手下留情

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言华汐蔷 转载了此文字